首页 > 孟州日报 > 正文

从沉浮商海到京城斫琴师
2017-10-24 17:43:27   来源:孟州日报   评论:0 点击:

 与想象中不同,梵戈的斫琴工作室就在北京朝阳区东四环路外的一座高层居民楼里。200平方米的房间,客厅、卧室,包括厨房、阳台,都被开辟为一个个与古琴制作环节相联系的空间——客厅的墙壁上挂满了他近十年的古琴作品;面积最大的两个房间,一个用来存放、处理木料,一个是授课的教室;卧室两个较小的房间分别是制作槽腹木胚的操作间与刮灰髹漆的窨房,这就是梵戈在2013年与琴士石琨合作成立的【築雪山房】工作室。

  并非圈中人却与斫琴结缘

  与许多手艺人不同,梵戈并非出自斫琴世家。事实上,梵戈也从未拜师学过斫琴。2006年之前梵戈一直从事着与管理相关的工作,斫琴对于那时候的梵戈来说,仍然只能是每天工作之余的乐趣。在他的理解中,在行有余力时,才可以专心斫琴。

  是多年来对现代乐器制作的乐理知识的研习。深入了解乐理,让梵戈有能力去辨析古琴圈中传播的一些似是而非的观点,也不再那么迷信古籍。比如,韵对于一张古琴很重要,然而,“韵是如何产生的?10个斫琴师就有10种说法”。梵戈用手中的茶镊依次敲击面前的茶杯、茶缸来为我们做演示。他说,声音首先要有一定的音量,在此基础上,再有一定的延音能力,而延音能力正是韵存在的基础。延音具有一定时长只是韵好听的必要条件,而非充分条件,过长则易导致音色浑浊,自然谈不上韵好听与否了。斫琴师最终寻找的是那个饱满而醇和的声音,其波形特征是没有凸凹断续。

  之所以在40岁前选择了学习斫琴,不过是梵戈骨子里的东西在人生某个阶段的自然凸显。他很早就实现了财务自由,某种程度上,斫琴可以变得更像是一件“不以为生计”的乐事。

  控制的艺术梵戈制琴风格的变化

  由于参加或者组织过一些古琴雅集,梵戈和琴人多有交流,也让他意识到人们对古琴的认识存在很大的误区,加之自己对乐理的理解与学习,梵戈逐渐有了改良古琴的想法,创造属于自己的琴。终于功夫不负苦心人,经过多年的坚持与追求,2003年到2010年,梵戈终于改良了伏羲、仲尼、落霞、蕉叶等传统样式古琴,自创了禹冠式创新制式古琴,对于一个只知道乐理没亲手制作古琴的人,只有从开始的模仿、改制,然后才能创新,这也是梵戈必须经历的一个过程。随着对古琴的研究及使用琴环境的改变,在古代可能是三人围而坐之就能欣赏一场不错的琴瑟演奏会,但现在琴瑟演奏会多则几百人少则几十人的规模很常见,所以梵戈认为,要让琴焕发出魅力就必须改变琴的风格,才能使之声音更加饱满与圆润,才能更适宜现代的演奏环境,于是梵戈在2010年后开始对古琴风格上做创新,从刚开始的模仿、改制、创新、到了向当下风格的转变上。这是一个斫琴师成熟的时期,由于是手工制琴,为了保证每把琴的音色到位,梵戈依然坚持每年只慎重出一二床比较满意的作品。

  《了不起的匠人》播出后的梵戈生活

  2016年8月随着《了不起的匠人》热播及媒体的跟风报道,作为节目第一季录制嘉宾的梵戈一下子成为北京的名人。但梵戈认为作为一个匠人首先要有一个制琴的匠心,正是对斫琴的热爱及匠心,梵戈依然过着以前的生活,每天除了制作斫琴外,他总是戴上头盔,骑上哈雷,不用理会北京拥堵的路况,因为他去的是旧货市场。往摊位上一蹲,什么话还没说,老板转身拿出来几件家伙,让他看看。因为市场上几乎见不到专门为古琴打造的工具,要么买进口的日本、德国货,要么只能自己改造。为此梵戈经常到旧货市场里淘宝贝,一来二去,聊得来的老板会把收来的刀片、凿子都给他留下。回到工作室后,工具再经过淬火、修制、打磨,这才用的顺手。梵戈一边摆弄着工具,一边无奈道:这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事儿,好像一个木匠,干了铁匠的活,这就是梵戈一个不为生活而斫琴的斫琴师(责任编辑:张晔)。

编辑推荐

相关热词搜索:琴师 京城 商海

上一篇:从退伍军人到电商“亿万富豪”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